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风机;台湾中压风机;环保处理;粉尘处理机...
93

VIP会员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张云蕾 (先生)

经营模式: 生产型

主营业务: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

所在地区: 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

已认证:    

收藏店铺
网站公告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不断吸纳专业人才,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4HB高压鼓风机系列,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FAB/FABR 斜齿系列、FAD/FADR中空斜齿系列、FABZ 直齿系列、FPG/FPGA 直齿系列等。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37773621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张云蕾
  • 电话:86-021-37773621
  • 邮件:2881342753@qq.com
  • 手机:15900427838
  • 传真:021-57648206
友情链接
正文
中国青年编剧生态调查报告发布-广西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02-20        浏览次数:        

  陈凯歌宁浩是最想合作导演

  谈及工作中最需要什么样的帮助时,超过四成的受访青年编剧认为最需要资金方面的帮助。还有编剧称,需要“更多的项目来源渠道”和“对创作的主导权”,更有人直呼“来个真正懂行的团队吧!”

  调研发现,婚后生养了双胞“龙凤胎”罗旺彬只是匆匆的,超过八成的受访编剧具备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其中近半数为戏剧影视文学或其他相关专业。同时,还有不少诸如建筑学、医学、会计学、计算机科学等背景的人走进这一行。编剧学科背景的多样化,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多类型、多题材行业剧的开拓。仅就受访者的最高学历毕业院校来看,北京电影学院是编剧的最大输出地,其次是中央戏剧学院与中国传媒大学。

  收入较高的多是入行多年的资深编剧。208位受访者中,上年度收入过百万的有11位,其中10位的从业年限超过7年,另一位也在编剧行业干了四年以上,这11位高收入编剧大多拥有自己的工作室或公司。

  “被认可”是衡量成功的标准

  谈及自己作品最重要的价值时,超过半数的编剧把“观众口碑”“业内的肯定和荣誉”以及“自我艺术追求的实现”放在了前三位,“名利”反而不是他们别在意的问题,这与他们在判断“成功编剧”时的选择非常一致。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投资方和项目方常常会对创作给出各类的意见,但他们的满意程度却是受访编剧们相对较少考虑的因素。

  75%遭遇过被“骗稿”

  国内青年编剧由哪些人构成?他们的从业状态如何?新冠肺炎疫情给他们带来了什么影响?2019-2020中国青年编剧生态调查报告发布,报告显示,青年编剧中近六成为单打独斗的独立编剧,超七成编剧年收入不足20万元,受疫情影响,近半编剧2020年收入恐将缩水。

  “被认可”是多数受访编剧心中“成功编剧”的衡量标准。同时也有不少受访编剧表示,“写出有价值、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才算是成功的编剧。“收入”在衡量标准中则被排在后位。

  109位编剧参与了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对行业影响的补充调研。其中,85位受访编剧表示他们正在进行的项目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自治区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表示2012年的“。不过,超过六成的编剧转移到线上工作。受疫情影响,有45%的受访青年编剧明确表示2020年度收入将会有不同程度的减少,19%的人则表示基本不会受到影响。对于收入不高的青年编剧来说,未来生存压力会更大一些。

  作为行业的中坚力量,青年编剧在评价影视产业从业者的专业度时,对“摄影”“剪辑”“视效”等偏技术工种的专业程度较为认可。但是,对于制片人、编剧等岗位的专业度认可度不高。有编剧表示,这与这些岗位缺乏明确的判断标准有关。超过一半的受访青年编剧认为,中国影视产业最缺乏的专业支持是从业者培养机构,除了北电、中戏这类为数不多的专业高校,缺乏有针对性的进修或学习渠道。记者 袁云儿

  超过九成的受访编剧认为,“讲故事的能力”是编剧的核心技能。有编剧特别强调了讲故事的能力中“逻辑能力”的重要性,认为不少故事缺乏基本的逻辑。

  超八成有本科以上学历

  该报告由华语国际编剧节联合北京电影学院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凡影?画外hoWide于2019年末共同发起,共调研了208位20-40岁之间、至少拥有一部完整署名作品的青年编剧。

  作为行业资历不深的青年编剧,有七成受访者都是经由老师或朋友介绍来获得项目机会。或许也是因为年轻,近六成的受访编剧还处于单打独斗的状态,没有加入经纪公司、制片公司或是编剧工作室。大多数人平均每年接一到两个剧本项目,且很难同时应付多个项目。

  芦苇以20%的高票,当选为受访者们最喜爱的编剧。高满堂、刘和平等资深编剧同样排在前列。陈凯歌和宁浩以并列票数,被受访青年编剧们选为最想合作的导演。胡歌成为受访青年编剧们最想合作的演员。发挥稳定、佳作不断的黄渤、徐峥,以及凭借《少年的你》崭露头角的易烊千玺等演员也是大家的心头好。曾打造出《闯关东》《琅琊榜》《伪装者》等热播剧的侯鸿亮被近四分之一的受访编剧列为最想合作的制片人。

  在法务方面提到最多的是被“骗稿”(如剧本被采用但无署名,被盗用创意大纲或核心情节等)。受访青年编剧中有过这一经历的比例高达75%,且近半数是入行不到三年的新手编剧。而且大多数编剧表示很难维权,业内缺乏有效的保障手段和维权支持,一般只能“认倒霉”。

  和其他行业一样,新入行的年轻编剧收入并不太高。受访编剧上一年的税后年收入普遍在20万元人民币以下,这个比例超过七成。同时,仅有7%受访编剧对收入明确表示“满意”。而在2018年的调研中,表示“满意”的受访编剧占17%,整体的收入满意度有明显下降。很多受访编剧表示,过去一年行业整体不太景气,加上一个项目要做1-2年,到手的收入算下来并不多。超过七成的受访编剧表示,最近两年受到市场收缩、资本退潮的影响,项目数和收入都有所下降,尤其是独立编剧受到的冲击最大。

  超七成年收入20万元以下